我爲什麽離開舊教會

歡迎大家分享與交流, 難以歸類的基督教文章, 以及其他非基督教佳文.
回覆文章
freelau
文章: 97
註冊時間: 2012年 4月 9日, 00:00

我爲什麽離開舊教會

文章 freelau » 2012年 5月 19日, 20:41

那些爲此教義辯護的神學家們,我想他們或許也有苦衷,因爲如果這兩條教義不成立的話,基督教也就倒台了,他們也就失業啦,也就無法确定能否登上這條船啦。幾乎所有基督教相關的教導都是以此爲根基的。在這個信仰體系中,三位一體(神有三個位格)與因信稱義(信就得救,不在乎行爲)就像一幢房子的基礎,沒有了這個基礎,整個建築轟然倒塌。我不想成爲這座華麗建築的一員,盡管他們在裏面似乎很安全,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一個一千多年傳承下來的教義(三位一體)和五百多年的教條(因信稱義)會是錯的。不可能,不可能,如果真的有問題,他們會集體抓狂,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捍衛這兩個柱石。甚至會殺掉那些反對這兩個教義的異己份子,塞爾維特被加爾文迫害,被火刑柱燒死,許多異己份子被驅逐,甚至迫害至死,就是個例子。加爾文在世沒有道歉,也未悔改,似乎他是爲了真理殺人,居然是對的!到現在還有很多基督教神學人士認爲加爾文的作法是對的!塞爾維特反對的隻有兩樣:三位一體和嬰兒受洗。這個加爾文所寫《基督教要義》在現在中國的基督教内,居然深受追捧。在1546年2月13日給朋友威廉·法瑞爾(William Farel)的信中談到塞爾維特時,加爾文說,“塞爾維特對我說了許多他的胡言亂語。如果他來這裏,如果我還有任何威信,我永不會允許他活着離開。”(請參考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1%9E%E7%88%BE%E7%B6%AD%E7%89%B9&variant=zh-cn維基百科上講述的更詳盡。)

http://newchurch.web-25.com/Article.asp?id=148


我爲什麽離開舊教會

(作者注:這篇見證本來寫于 2009年3月3日,題目是《我爲什麽離開基督教》,盡管我一再強調文中所指的基督教并非基督的教會,而是指人們常說的更正教、改革教或抗羅宗之類宗派的統稱。但畢竟用了基督的名,總覺得不妥。從04年信主,我所在的宗教氛圍幾乎是基要派和福音派之列,而且隻有加入了,才能說退出,要不毫無意義。因此,2012年我将這篇見證改名爲《我爲什麽離開舊教會》,發在新教會的網上,以作爲離開陳舊的、錯誤的教義體制,離開已經堕落的、污穢的耶路撒冷、也就是離開舊的教會。)
2004年,我被公司從深圳外派到廣東揭陽,負責當地一個房地産項目的銷售。到那時,在這個行業摸滾爬打了七八年了,深知其中謀取暴利的種種伎倆,雖有自責,但因爲名與利的誘惑無法自拔(我是個不打折扣的罪人)。但心裏總是在渴望更清潔和自由的生活。白天輾轉于各關系單位、員工、客戶,晚上飯局、茶樓應付。在這樣的環境中,我在揭陽渡過了大半年。
有空的時候,我會看看書,也樂意買書,看完了就扔在一旁不理,妻子總抱怨浪費。有一天,與她聊天說:如果有本書,總是看不完就好了,不用再去買了,你就不嫌我浪費啦。過一會,妻子随口說句:你去買聖經啊,我看阿梅總是抱着看,都幾年了。我聽後沒追問,也沒在意,因爲我不知道她說的聖經到底是怎樣,爲什麽她朋友總是看。說來慚愧,從學校出來後,就是想着打工賺錢,然後買房買車,如何高人一等,連聖經是什麽我都不知道。
大概過了大半個月的一天中午,我閑着沒事,開車來到揭陽市站前大道的一家新華書店。到了二樓,随意地翻些書看。在靠窗的一排立櫃上,我看到一本《聖經的故事》,引起我注意,想起妻子曾提過聖經。于是拿起來翻了翻,是一個個故事,講述以色列人、出埃及、大衛王等故事。沒太注意,就放下了。突然一本書進入我的視線,就在《聖經的故事》旁邊五六書的距離,就像小時候買的新華字典大小,黑色的,四周紅色,硬皮,上面寫着燙金字:聖經,有點舊。我絲毫沒考慮地拿起來,随便翻一下,就拿起收銀台,記得好像是二十幾塊。書一直保留到現在,不過購物小票扔了。
從那晚開始,我就開始看這本聖經,從此就沒停止過。過看邊上網去尋找這方面的訊息,天啊,原來這麽多關于聖經的網站和相關書籍。就這樣邊看聖經邊在網上看相關的介紹……。直到有一天,我跪下來,向主忏悔我的過錯,決志聽從主的話,在地上好好做人,見證主的榮耀。記得在我那年生日的晚上,同事們爲我慶祝,當許願的時候,我跪下來向主請求,讓我今後的日子能跟從他。
就這樣,我有了我的信仰,有了新的生活!
盡管接下來的日子,我也軟弱過、迷失過,但是主從未離棄我,一直在心裏感召我。逐漸地我退出房地産銷售這個行業,工作上逐漸失去許多名與利,但我更加感激主,因爲我知道自己找到真寶貝、真财富。
這樣一直到零六年,我和妻子遷到上海浦東妹妹那,妻子上班,那階段我沒找到工作,在家做家務看孩子。這樣也能靜下來,多看聖經。從那時開始,我才有機會接觸教會。開始時不認識人,自己打114查詢,找到南彙一家教堂(後來才知道是三自,那時沒這概念)。歡喜進去,與衆人一起敬拜、學習、過教會生活、積極傳福音。後來感覺到有些不妥,但沒太在意,直到我向教堂牧師提出要全職服事。從她的婉言拒絕、不合理的解釋,到後來我發現她的政協委員身份以及與宗教局的關系等等,我就帶着柳弟兄(現在上海一家庭教會)從三自教堂出來。後來找到家庭聚會處,在那裏與衆弟兄姐妹過教會生活。
零七年七月,深圳一家公司聘請我上班,與家人商讨并和征求教會的長者們意見後,我們一家搬回深圳。我上班,妻子開間小書店。後來我也來幫助妻子一起經營這間書店(基督教書籍),想讓更多的人不像我那樣走多年的彎路,能有機會接觸到這方面的書籍和資料。(那時我才知道新華書店是不準賣聖經,我能買到那本獨一無二的聖經看來真是幸運啊。)
零七年底,偶然的機會參加了在香港舉辦的福音大會,而且有幸參加接待各地由深圳過關到香港的弟兄姐妹。我歡喜地接送他們,并接他們到我家吃飯,留他們在我家住,十幾個人在我家住。那幾天真是開心,忘了吃飯也不餓,深夜三點去火車站接人還興奮不已。不過在期間也看到了許多不愉快的事,在此就不多說了。
大會後沒多久,深圳一家庭教會鍾姊妹邀請我參加聚會,他們人多地方不夠,我把家裏讓出來供聚會用。就這樣有兩三個月的時間,他們偏向于靈恩派,直到後來因爲我的一些觀點與他們的宗旨不合,我被鍾姊妹趕出在他們家的聚會。出來時,我流淚了,怎麽也想不到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後來08年我在四川的時候,她打電話給我道歉,還告訴我,她把我曾說過的一些她認爲錯誤的話告訴了深圳教會一主要負責人張弟兄,我想這位張弟兄也而轉而告知了他的相關同工。到底是什麽可怕的言論呢?我想引起他們關注的是這句:(我曾跟鍾姊妹和一些弟兄姊妹說過,)不要斷言不信基督教的人(例如佛弟子、穆斯林和不信的人)一定下地獄。就因爲這句話,這位深圳教會著名負責人張弟兄打電話給質問我(當時我在成都和一班志願者在一起):周弟兄,你是不是認爲佛教徒、穆斯林也能得救?我說現在我在災區,能不能等我回來後再解釋。不過我回了他一句:得救是什麽?他猶豫了一會說:得救是上天堂。我再問他:你如何得知不是基督徒的人就不能在天堂裏?
這事過後,我一直在思索這方面的教導。因爲每天擡擔架運送從一線來的病人,完成擔架隊後,就去了都江堰向娥、虹口等地方,就沒有時間來想答案。但在省醫院的那段時間,以及下到災區接觸到許多基督徒和相關組織,這些問題又冒出來了。特别是他們向災民傳福音時,總是把地獄、審判這個字眼放在口裏。其間我有個志願者朋友是從四川涼山來,第一次接觸到基督徒,跟他們一起吃、睡、工作。他問了基督徒很多有意思的問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舉個例子,不是基督徒的好人,和是基督徒的壞人,哪個能上天堂?你是好人還是壞人,你能不能上天堂?答案是千奇百怪,有正的,有反的,有不知道的……
在都江堰呆了半年,回來深圳。一是災民也基本安定了,不需要再長駐在都江堰去幫他們,而且我也聯絡到一個在都江堰服事災民的香港教會,有些事情他們可以幫助解決。二來我和妻兒也要生活。原本計劃在都江堰兩年,于是把深圳的書店也盤賣了(感謝深圳姚姊妹接下那些書和貨),把孩子也遷到都江堰讀書(想法很簡單,地震後人都往外搬,我們往災區搬,希望可以讓他們安心。)不過,生活是個很現實的問題,于是一家三口在零八年底就回來了。不過我還會過去,隻是不全家去而已。那裏有那麽多志願者朋友,那麽多兄弟姐妹等着我們。我真的感謝主能賜給我這樣的機會,讓我感受到主的恩典和同在,深深感觸到愛才是信仰的根本。也正因爲這樣的經曆,也讓我對傳統的基督教教導産生了更多的疑問,漸漸确定其中一些教義是錯誤的,而且就是這樣的錯誤一直在影響和左右着廣大信徒的信仰。
回到深圳,除了應餘弟兄的邀請去探訪一位朋友外,我沒有出門參加過任何教會的活動。隻是在網絡上發發帖子,對一些教義提出疑問,并把一兩件香港福音大會時某幾個同工的不正當行爲公布在國度網上(因爲福音大會是生命季刊主辦的,而生命季刊論壇在國度網上),看看有什麽反應。本身的出發點就是看看他們的反應如何,會不會爲此事向捐款的衆多弟兄姊妹道歉,并不是要揭發什麽人,要定他們的罪;如果要揭發,我就直接點名了,或者告訴相關的部門。這些事情我親眼看見,他們是如何浪費信徒的善款。而且都是“有理有節”地浪費,似乎都有道理。搞笑的是一次吃飯(後知是開發票報銷),一同工要點鼠斑(很貴的海鮮),還冒出一句雷人的話:我們是神的兒子,這是神賜給我們的。現在國度網禁止我發言,大家可以上去看看,我的名稱是“唯祂是主”。
…… …… ……
經過慎重考慮,我決定公開退出基督教!
我不想因爲我這樣的決定讓任何主内的弟兄姊妹跌倒,所以我要多點篇幅解釋,爲何要退出基督教。我這裏指的基督教或許可以打個引号,或者說是已經倒塌的基督教。天主教(羅馬教)、東正教、新教(更正教、抗羅宗)這三大塊是基督教宗教的三大組成部分,其中各個部分又衍生出許多派系。例如更正教(在中國稱基督教)就有改革宗、路德宗、衛理公會、聖公會等等。我申明要退出的是這個基督教的範疇。退出基督教并不意味我不信主愛主,那完全是兩碼事。沒參加抗震救災不表示不關心災區人民,不參加這黨那黨,不表示我不愛國,道理一樣。我想這樣的宗教自由,我應該是有的吧。就像當初沒有參加基督教教會時那樣,我過簡單的生活,簡單地跟從主,學習主無私的愛,在生活和工作中弘揚主公平公義的原則。不參加基督教,我也應當有這樣的自由吧。
爲什麽我會退出基督教?原因很多,我略微列舉基督教的錯誤和謊言,大家或許會明白我的決心。
一、主沒有規定要參加基督教。整本聖經講的是主和主的國度。天上的國度(人們講的天國)和地上的國度(教會),我渴望進入主的國度,主的國度是愛的國度。愛人如己是這個國度的基本法則。而現在的基督教雖然把基督二字寫上,但并不是愛的國度,頂多算是教義的國度,或者說教義是衡量标準,但實質上已經沒有愛的成分。主沒有規定遵守什麽樣的教義才算是教會,他隻是說:最重要的是愛主(因爲主是愛和智慧的源泉),再者就是愛人如己;簡單說,就是愛。我們去行神的旨意,就是祂的弟兄姊妹,那自然就在主的裏面,也就是在教會裏了。因此我可以肯定我是主裏面的一份子,是主國度的一員。所有那些行出(而不是說出)神旨意的人都是天國中的子民。任何宗教權威或教義都動搖不了我深信的這個原則。
二、基督教的教義有兩個根基,一個是“三位一體”,一個是“因信稱義”(或稱唯信稱義)。這兩個詞很敏感,很多人爲此被定爲異端,也有很多人爲此死去。但我還是要反對,因爲就是這兩個似是而非的錯誤誤導了聖經,誤導了千千萬萬信徒,當然我也深受其害。
我先把基督教神學家們所講的概念告訴大家,他們信奉的兩大教義到底是怎麽回事:基督教教義中的“三位一體”認爲創世之前就有父、子、聖靈存在,這個子是父在創世之前就生出(從父而出),這三個位格都是神,具有同一的神性,這三個位格又是一體,信徒不可以認爲是三位神,必須是一位神(被禁止說三位神),這些在《亞他尼修信經》中明文規定的,有興趣可以百度一下。這個概念導緻的結果是大多數腦袋裏有三個神的概念,口裏不能承認有三個神。禱告也好,講道也好,一會兒父神,一會兒子神,一會兒聖靈也是神,明明表達的是三位神,卻非說三位是一體。就好像一個人有三頭或者一個頭有三個身體一般;甚至是三個人排成一排,因爲分工的不同,各有各的任務。父跟創造有關、子與救贖有關、聖靈似乎是見證人、執行者。反正千百年來,各有各說法,各說各有理。
因信稱義(唯信稱義)呢,他們認爲隻要信就可以得救,在得救的那時就可以肯定死後能上天國。如果把天國比作一艘遊輪,因信稱義想表達的就是隻要信就有船票,永不過期、一定能登上這條船。至于信以後的行爲呢,雖然要有好行爲,但是好壞與否不影響上天國的資格,最多是影響成聖與否,在天國的獎賞大小與否。用上面那條船的例子,就是拿到船票了,我可以胡作非爲了,不管出什麽事都沒關系,最終我可以上那條快樂的遊輪,享受永遠的快樂。如果行爲好點呢,在船上可能住頭等二等艙;如果行爲不好呢,至少也能坐四等五等艙,大不了站甲闆,反正我上船了。
雖然我沒讀過神學,但我深深相信,隻要在主裏面,主就會感動什麽是真理、什麽是謬誤。而且我相信就是沒有接觸過基督教信仰的人,哪怕是簡單的孩子也能看出這兩個教義的錯誤之處。盡管現今的世界,謬誤充斥在各個角落:書本、講台、媒體等,而且有許多著名的學者、神學家們、機構組織們在爲這些教義搖旗呐喊。對不起,我信我的良心,我信主在我内心的感動!因爲救我出苦海、改變我的不是這些人和這些教義,是主在我良心裏的感動!
那些爲此教義辯護的神學家們,我想他們或許也有苦衷,因爲如果這兩條教義不成立的話,基督教也就倒台了,他們也就失業啦,也就無法确定能否登上這條船啦。幾乎所有基督教相關的教導都是以此爲根基的。在這個信仰體系中,三位一體(神有三個位格)與因信稱義(信就得救,不在乎行爲)就像一幢房子的基礎,沒有了這個基礎,整個建築轟然倒塌。我不想成爲這座華麗建築的一員,盡管他們在裏面似乎很安全,他們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一個一千多年傳承下來的教義(三位一體)和五百多年的教條(因信稱義)會是錯的。不可能,不可能,如果真的有問題,他們會集體抓狂,會不惜一切代價來捍衛這兩個柱石。甚至會殺掉那些反對這兩個教義的異己份子,塞爾維特被加爾文迫害,被火刑柱燒死,許多異己份子被驅逐,甚至迫害至死,就是個例子。加爾文在世沒有道歉,也未悔改,似乎他是爲了真理殺人,居然是對的!到現在還有很多基督教神學人士認爲加爾文的作法是對的!塞爾維特反對的隻有兩樣:三位一體和嬰兒受洗。這個加爾文所寫《基督教要義》在現在中國的基督教内,居然深受追捧。在1546年2月13日給朋友威廉·法瑞爾(William Farel)的信中談到塞爾維特時,加爾文說,“塞爾維特對我說了許多他的胡言亂語。如果他來這裏,如果我還有任何威信,我永不會允許他活着離開。”(請參考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1%9E%E7%88%BE%E7%B6%AD%E7%89%B9&variant=zh-cn維基百科上講述的更詳盡。)
關于這兩個教義的錯誤,多年來都有争端。盡管最後因爲多數人支持而成爲正統,但不表示就是正确的。我有自由堅持我信的神從始至終就是一位,從來沒有三個位格。至于聖經中提到的父、子、聖靈以及“我們”之類複數的字眼,也不能因爲不明白神的旨意而斷定神有三個位格,更不能因爲爲了對付異己(他們稱異端,隻要是不與正統相符的)而強行出台《尼西亞信經》之類的宣言式文件來左右人們的信仰。當時如何讓老百姓強行接受三位一體的信仰,大家可以上網查找,在那種情況下,不接受《尼西亞信經》是何等的下場,太可怕了!現今的社會背景下,難道也要強迫人們接受三位一體的教義嗎?這與強盜有何分别?可是,大家可以試試問問,如果不信三位一體,在基督教會中會受到什麽樣的排擠、壓迫?他們不能像當年宗教裁判所那樣處死你、把你關起來,但他們會以冷漠、譏笑、排斥等各樣的方式讓你不得不接受。最惡心的是讓那些不明白的信徒來勸導你,還集體爲你禱告,似乎已斷定不信這些教義的人是絕對錯誤,是要受到詛咒的。你試試哪個不信三位一體的人可以進神學院讀書,可以站在講台上講道?沒有!在基督教圈子内這種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更可笑的是因信稱義,本來是沒有問題的一句話,在聖經中也經常出現。但是到了現在基督教教義裏就變質了,變成“隻要信就可以得救,不在乎行爲”。隻要是口裏說信了,心裏承認(心裏承認與否他們也不知道),然後受洗,甚至不受洗,隻要作個決志禱告,就立刻得救,獲得在天國的資格。至于以後在世上的行爲絕對不會影響你上天國的資格,鐵定了!一次得救,永遠得救啦!甚至在以後的生活中,犯下罪行,不管是殺人放火、偷摸拐騙、奸淫擄掠、黑白不分、欺上瞞下等等,主的血都會洗去這些罪,因爲基督徒是主流血換回來的,豈有主拯救不成功的道理?甚至還大言不慚地說:主在創世之前就已預定好了,會拯救他們這幫人,他們是被神揀選的族類。而其他未被揀選的人,會被扔進地獄。至于這些自認爲會上天堂的人們,倘若他們的行爲有問題,他們會說:哪有義人,一個都沒有!應該的,就是不好的行爲也是正常的,人哪有不軟弱的!什麽邏輯?所以現今社會道德敗壞,他們也不會檢讨,因爲他們也是如此,甚至比不信的還差。爲什麽會這樣?都因信稱爲義人了,都可以上天堂了,這點事怕什麽?這是多麽好的一個教條,難怪他們會誓死維護!
三、主拯救人類的方式,他們是這樣教導的(這樣的教導也必須是站在三位一體成立的基礎上):父、子、聖靈,創世之先就存在,三個位格都是神(隻是不準說三個神,亞他尼修信經明文規定)。因着人類犯罪堕落,父神降怒人類,要懲罰人類,被遠離神的憐憫,視所有人可憎且該詛咒的,本定規我們下地獄。祂想讓祂兒子來擔當咒詛。人子願意這樣作。爲着這個緣故,人子下到人間,取了人肉身的樣式,且甘願被釘在十字架上,因着這樣将咒詛從人類轉自己。所以我們讀到:『凡挂在木頭上都是被咒詛的。』(申命記21:22-23,加拉太書3:13)因着這些中保與調解的作用,神子讓父神停息憤怒,并因看到子在十字架上的悲慘狀況和祂對兒子的愛,父神同意原諒人類。『但隻是那些接受神子義舉,歸公義給子的人們,』父說:『從憤怒與咒詛而生的變爲因着恩典與祝福而生,我将稱他們爲義并拯救他們。至于其它的,正如之前我宣告的,仍是憤怒之子。』這就是我們的信;這就是義,是父神賜給我們的信,我們因信稱義并得着拯救。」。
這就是基督教通行的教導,這樣的教義爲什麽如此不可理喻?怎會如此偏離走向誤區?怎能将你們的關于救贖的信仰根基建立在這樣的謬論上?很明顯,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以上的觀點完全不符合神的屬性,也就是神的愛與神的智慧,或祂的全知與全在。從不會有一個正常的主人會以那樣的方式來對待他的仆人。哪怕是動物也不會這樣對待牠的子女。那簡直太可怕了!我無法接受這樣的教導,那就意昧着我必須退出!
四、他們老扣帽在我頭上,稱我爲異端,正因如此,我要退出基督教。都不是他們基督教内人士,隻是個平常小老百姓而已,總不會再這樣扣帽吧。有人問,你看到問題,雖然他們的教導你無法接受,但你就應當指出來,爲真理爲奮鬥,還有許多在基督教裏的真基督徒啊,這些是受害者啊。再說哪怕哪些鼓吹這些教義的人是錯的,但是也應該同情他們,他們不知道啊,他們也是被魔鬼掌控而已。非常好,我就是想這樣做,正因爲如此,我才要旗幟鮮明地退出基督教。不被這些體系籠罩,我才能如釋重負地去生活,才有可能去争戰!同時,我也不想讓曾經是好朋友的弟兄姊妹爲難,不至于被别人指責他們與我這樣的異端爲伍。現在最多隻能說我是個“外邦人”(不信基督教的人)而已,因爲我不是任何宗教的圈子之人。以後我也能自由地和所有的人,不管他們有何宗教信仰或者沒有宗教信仰,我們都可以彼此尊重、自由往來。
五、認識史威登堡也是我退出基督教的原因,因爲從中我知道了先前的教會已堕落,已不是主的教會,而是魔鬼居住之地,是獸掌權之地。在此不多說,因爲要說的太多。我的博客裏有一點這方面的資料,能看英文的可以上 www.biblemeanings.infowww.e-swedenborg.com 看看,我也在盡力翻譯一些讓更多人明白。明白真相後,相信你也會和我一樣離開這個已經倒塌的基督教,現今的情形就如同當年猶太人教會完全離棄主一樣。基督教也不認識他們信的到底是誰,在他們眼裏,神隻是個概念,像風一樣捉摸不定,無處不在;神在他們眼中不是簡單的一,是連自己也說不清道不明的三位。這三位有不同的分工,他們向不同的位格禱告,腦子裏出現的漂浮不定的三位神。盡管口裏死也不認是三位神,但思想裏總是區分爲三位。試問連所信的都不知道是誰,還是主的教會嗎?這種堕落的光景,這樣完全屬肉體、重文字的作爲,與當年猶太人教會釘死耶稣、亵渎聖言有何分别?啓示錄中(13:6)獸開口向神說亵渎的話,亵渎神的名并祂的賬幕,以及那些住在天上的。就是指現今的基督教亵渎神是三位,并奉爲至聖;還鼓吹得救不在乎行爲,把愛和善行完全從教會剝離,隻要信就足夠,卻不知神的本質就是愛,教會的本質就是愛。基督教亵渎神,因而也亵渎神天上和地上的國度,也就是天國和教會。“兩角如羊羔”(啓示錄13:11)的隻會是假教會,隻有假的基督教才會像羊羔。
謝謝大家耐心地看完這篇文章,我的文筆不好(妻子常這樣說),盼望大家能明白我的意思,知道爲什麽我會有如此的決定。真的,寫完這些、作了這個決定,我輕松極了,像一隻飛鳥出了牢籠一般!
也盼望更多的聖徒能走出這巴比倫城,不要再去拜那獸!三位一體、唯信稱義、預定揀選都是這屬于大淫婦、紅龍、獸和假先知!
願主的感動在衆人的内心!盼望更多的弟兄姊妹能明白主的話,真實地跟從信仰,做一個真正的基督徒。

周玉陽
2009年3月3日于深圳家中

回覆文章